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袁仁國茅臺往事:警告經銷商“誰低價賣酒取締誰”

發布日期:2019-05-23 16:56
0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袁仁國。中新社發 陳暢 攝

袁仁國茅臺往事:價格飛漲,警告經銷商“誰低價賣酒取締誰”

5月22日下午,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發布消息,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原副書記、原董事長袁仁國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該消息稱,日前,經貴州省委批準,貴州省紀委省監委對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原副書記、原董事長、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袁仁國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經查,袁仁國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將茅臺酒經營權作為拉攏關系、利益交換的工具,進行政治攀附,撈取政治資本;大搞權權、權錢交易,大肆為不法經銷商違規從事茅臺酒經營提供便利,嚴重破壞茅臺酒營銷環境;大搞“家族式腐敗”;轉移贓款贓物,與他人串供,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活動,非法獲取巨額利益;大搞權色、錢色交易。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涉嫌受賄犯罪。

“袁仁國身為黨員領導干部和我省重點國有企業負責人,把黨和人民賦予的國有企業經營管理權當作個人和家族謀取私利的工具,嚴重違反黨的紀律和國家法律法規規定,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十分惡劣,應予嚴肅處理。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等有關規定,經省紀委常委會會議、省監委委務會議研究并報省委批準,決定給予袁仁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處理。”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發布的消息稱。

這個消息并不意外。

一年前的2018年5月,茅臺集團和旗下上市公司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貴州茅臺,600519.SH)發生了閃電換帥,時任茅臺集團董事長和貴州茅臺董事長的袁仁國卸任,但其去向一直未對外界公布,而關于其被調查的消息就一直在坊間流傳。有媒體曾援引一位貴州當地前茅臺員工的話稱,“如今在貴州當地,袁仁國已經成為了一個敏感的話題,大多數人都避而不談。”

而在2019年5月初,端倪已經顯露。5月5日,政協第十二屆貴州省委員會常務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決定,免去袁仁國政協第十二屆貴州省委員會常務委員、經濟委員會副主任、省政協委員職務。

緊接著的5月6日,央視網微博發布題為“茅臺前董事長袁仁國:包場看《戰狼2》 違規持有記者證4年”的消息,其間提到,茅臺酒金字招牌的下面,“圍繞著茅臺酒的各種違法亂紀的事件也是層出不窮。”

19歲進入茅臺酒廠

1956年,袁仁國出生在距茅臺鎮25公里外的茅壩鎮,父親是當地縣委辦公室主任,母親是縣里農機公司干部。1973年,在高中畢業后,袁仁國響應“上山下鄉”的號召,到緊挨仁懷市區的中樞鎮當知青。

1975年,袁仁國通過招工進入茅臺酒廠,先做了一年制酒工,緊接著成為制曲工。制曲車間環境惡劣,車間溫度超過40℃,還有大量重體力勞動。在制曲車間工作了一年以后,袁仁國被調入供應科,成為一名保管員,后一步步晉升為宣傳干部、辦公室秘書、辦公室副主任。

有媒體采訪到與袁仁國同期進場的員工,其回憶袁仁國非常“聰明”,跟在老師傅后面問東問西,跟他們打成一片。時任茅臺酒廠廠長季克良有時下廠房,袁仁國同樣抓住機會請教,“很會表現自己。”

30歲時,袁仁國成為茅臺酒廠里最年輕的車間主任。此后,袁仁國歷任茅臺酒廠廠長助理,1990年任副廠長,1998年任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副董事長,一路刷新著所任職位的“最年輕”紀錄。2001年,袁仁國成為茅臺“掌門人”。

據公開履歷,袁仁國整個職業生涯都是在茅臺,他在此工作了43年,其中擔任貴州茅臺上市公司董事長達18年,擔任茅臺集團董事長8年。

茅臺酒銷量一路狂飆

在1998年以前,茅臺酒廠作為中國白酒企業中最重要的國有企業之一,一直在計劃經濟的體制內運行,很少會有人為茅臺酒的銷路發愁。然而1998年,東南亞金融危機爆發后,很多國有糖酒公司都受到了波及,茅臺酒廠的銷售代理商正是這些糖酒公司,它們無一例外遭遇了銀行貸款危機,這直接導致了對茅臺酒的需求下降。

1998年7月,茅臺原定的年銷售2000噸酒的計劃還沒有完成一半。當時,茅臺成立銷售總公司,袁仁國組建了茅臺歷史上第一批17人的營銷團隊瞄準全國市場。

在經銷商的助推下,茅臺酒銷量一路狂飆。到1998年年底,茅臺不僅如期完成2000噸的銷售任務,而且當時創下茅臺歷史最好的銷售業績。隨后,茅臺開始拓寬銷售渠道,并在各地經銷商的幫助下,銷售額開始一路上升。

2001年,袁仁國成為茅臺“掌門人”,當時的茅臺還不是白酒行業的龍頭老大。2001年,五糧液的營業收入為47.42億元,茅臺營收為16.18億元,僅為五糧液的三分之一。

2008年,貴州茅臺實現營業收入82.42億元,超過五糧液的79.33億元。此后,茅臺逐漸拉開了與五糧液的差距。2017年4月,茅臺終于超過帝亞吉歐,成為全球市值第一的酒類制造商。2018年貴州茅臺年報顯示,茅臺去年實現營收736.39億元,凈利潤352.04億元,營收和凈利潤雙雙創新高。

也是在2001年,貴州茅臺在上證所上市,現在已是股價最高的A股上市公司。

價格飛漲,渠道混亂

茅臺的經銷商隊伍從1998年的17人,快速發展到553人。經銷商、專賣店的客戶從1998年的146家,發展至“袁仁國時代”的2000多家,還包括海外代理商104家,市場覆蓋全球66個國家和地區。

茅臺酒的價格也一路水漲船高,甚至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2012年,茅臺酒幾乎炒到歷史最高峰。隨著八項規定的出臺,經銷商紛紛拋售茅臺酒,飛天茅臺的價格一路狂跌至800元一瓶。據當時的媒體報道,2012年底的茅臺經銷商大會上,袁仁國再次出狠招,他要求經銷商“53度飛天茅臺的零售價不能低于1519元/瓶,誰低價賣酒取締誰,毫不含糊”。

當時,袁仁國還要求每個經銷商回去以后必須要開微博,每天必須要在微博上宣傳茅臺,對于在網絡上攻擊茅臺的聲音要反擊。而茅臺則會制定考核辦法,將經銷商在微博上的落實情況作為重要的考核依據之一。茅臺酒得以穩住價格。

時至2019年,茅臺酒仍然是稀缺品。標價1499元的500ml飛天茅臺在市場上一瓶難求,零售價漲至2000元以上。

名酒行賄和批條倒賣

出現混亂的不僅是市場價格和渠道,還有袁仁國與官場的關系。

去年被逮捕的貴州省原副省長王曉光被中紀委定性為“德不配位,寡廉鮮恥”。據央視網報道,王曉光是茅臺的“忠實粉絲”。王曉光不光會喝,還會賣,給相關機構與企業打招呼,辦了四張酒類專賣證書,在貴陽開了四家名酒專賣店,交給家人打理。王曉光自己負責“貨源”,由家人進行銷售。名酒專賣店生意清淡時,他還授意下屬去自家店采購。王曉光邊收邊賣,將巨額利益收入囊中。

2019年4月23日,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貴州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長王曉光受賄、貪污、內幕交易案,王曉光一審獲刑20年,處罰金1.735億元。

今年1月17日,中共貴州省委辦公廳、貴州省政府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嚴禁領導干部利用茅臺酒謀取私利的規定》公布。

《規定》明確提出,領導干部嚴禁有五個方面的行為:本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參與茅臺酒經營活動;利用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為其他特定關系人獲取茅臺酒經營資格、增加茅臺酒銷售指標、倒賣茅臺酒提供便利;違規審批茅臺酒經營權;違規收送茅臺酒;其他違規插手、參與茅臺酒經營的行為。此外,領導干部要教育管理好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嚴禁其利用本人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參與茅臺酒經營活動。

回顧貴州省近幾年的有關通報,可以發現,不少官員的違紀內容涉及茅臺酒行賄。

2017年5月25日,貴州省紀委通報稱,畢節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長羅建強因嚴重違紀被雙開。其腐敗行為中就有置中央八項規定于不顧,收私企老板26瓶茅臺酒。2018年2月,貴州省國土資源廳原黨組書記、廳長朱立軍違規購買使用高檔酒等問題,受到撤銷黨內職務處分。2018年2月,貴州省貴陽市觀山湖區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楊宏兵違規購買使用高檔酒等問題,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相關費用予以退賠。

有些地方官員還存在倒賣茅臺酒批條的問題。2018年12月5日,貴州六盤水兩名干部被通報“雙開”。其中,六盤水市鐘山區委原常委、副區長郭銳存在的問題就包括,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向管理服務對象借款,轉賣茅臺酒批條獲利。

不只是官員,貴州茅臺股份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財務總監譚定華也在2016年因嚴重違紀落馬。貴州省紀委監委微信公號稱,在分管財務、物資供應、包裝采購的副總經理譚定華那里,幾乎是只要送錢,就可以成為茅臺公司經銷商、供應商。

茅臺已在整頓經銷商

2018年5月10日晚,貴州茅臺發布的公告正式宣布了“袁仁國時代”的落幕。茅臺集團和茅臺上市公司的董事長職位,均由時任茅臺集團黨委書記、總經理的李保芳接棒。茅臺正式進入“李保芳時代”。

隨著“閃電換帥”,茅臺也經歷了一輪人事大變動。2018年7月,原茅臺股份公司副總經理李貴勝因病不能履職;9月,原茅臺集團黨委副書記趙書躍辦理退休手續;10月,原茅臺集團總會計師楊建軍離任;10月,原茅臺酒銷售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崇琳調任貴州交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從去年李保芳的一系列動作來看,整頓茅臺經銷商和提升直營占比是茅臺今年的主要戰略方向。2018年年底,李保芳在經銷商聯誼會上宣布,2019年將按3.1萬噸茅臺酒的總量投放,和經銷商簽訂2019年經銷合同,總量為1.7萬噸左右。也就是說,2019年將僅有55%的茅臺酒通過經銷商渠道銷售。

同時,茅臺整頓經銷商的動作一直在繼續。貴州茅臺2018年財報顯示,去年茅臺經銷商減少607家,其中醬香型系列酒經銷商減少170家,貴州茅臺經銷商減少437家。今年一季度財報顯示,茅臺經銷商數量正在進一步減少,一季度共減少533家經銷商,其中醬香型系列酒經銷商494家,茅臺酒經銷商再度被削減39家。

袁仁國簡歷

袁仁國,男,漢族,1956年10月生,貴州仁懷人,在職研究生學歷,1974年4月參加工作,1982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1990年11月-1997年1月 貴州茅臺酒廠黨委委員、副廠長;

1997年1月-1998年5月 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委員、董事、副總經理;

1998年5月-2004年8月 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副董事長,兼任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董事長;

2004年8月-2011年10月 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副董事長,兼任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2011年10月-2017年1月 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長,兼任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2017年1月-2018年2月 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長,貴州省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兼任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2018年2月-2018年5月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長,貴州省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兼任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2018年5月,不再擔任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長,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職務。

2019年5月,被免去貴州省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職務,撤銷政協委員資格。(來源: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

澎湃新聞記者 王啟帆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編輯:曹燕子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心动女主播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