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話說匠人

發布日期:2019-11-21 16:00
0

都說五色匠人,其實大致梳理一下,現實生活中的匠人何止五色。各種行當都憑借師傅帶徒弟一代一代傳承,連帶著復雜的情感關系以及技藝傳承的規律。隨著社會的發展變化,行當的興衰也產生或淘汰著各匠人群體,我們不妨來梳理一下——

9

制瓦有著很長的歷史,隨著瓦的淘汰使用,瓦匠逐漸演變成單一的磚匠,只會燒制磚而失去了燒制瓦的技能。過去磚小燒制,追求磚的顏色,什么木鴿灰、青天藍,這是最受人喜愛的磚色。而要讓磚有顏色,必須在燒制晚期印水,據說是印水環節決定著磚的顏色。誰如果燒制出一窯紅磚,那確實影響匠人的聲譽。現在的磚都是大作坊燒制,人們更多圖的是耐度而不再考慮顏色,這大概是認識觀念改變的緣故。

還有人記得箍漏匠嗎?這種匠人當初在農村也很活躍,他們的主要業務就是修理鐵鍋和瓷器。以前的生鐵鍋質量差,操作不當就容易炸爛,換一口新鍋不容易,只能請箍漏匠修理。箍漏匠們在破損的地方鉆幾個孔,然后用馬蹄釘釘住,鍋就修補好了。除了修理鐵鍋,瓷器碗盆也能修理,“沒有金剛鉆就不攬瓷器活”就源出于此。

編織匠不怎么受人關注,但卻不可或缺。他們的主要手藝是編制毛口袋、褡褳子。過去農村人裝糧食主要用毛口袋,匠人首先把毛紡成線,再織成毛片,然后用口袋針縫制成毛口袋或褡褳。褡褳是人們出行時掛在肩頭的用具,大致相當于現在的手包。線口袋問世毛口袋遭到摧殘,所以織匠逐漸消失了。

村里過去經常來皮匠。皮匠縫制皮衣,所謂的皮衣跟現在的皮衣大相徑庭,他們的主要業務就是縫制羊皮襖、羊皮褂子,羊皮衣服是陜北農村人主要的御寒服裝。三四張帶毛的羊皮就能縫制成一件皮襖,看似簡單的縫制,也有復雜的成衣工藝,所以有“三個臭皮匠合個諸葛亮”之說。

氈匠大家不陌生,上世紀在農村人炕頭常見的就是毛氈。氈匠使用的工具是一張大約兩三米長的木弓,挽一根豌豆粗細的牛皮弦,一副大竹簾。匠人左手把弓,右肘上掛個木把子上下彈弦,靠弦把羊毛彈開,均勻地散在大竹簾上,加上清油和豆面,然后把簾子卷起來捆住,匠人坐在凳子上用腳不斷地搓簾子。也奇怪,竹簾里的毛片越搟越小,最后經匠人按尺寸加工整形就搟成了氈。氈匠的主要功夫就在腳上和手上,腳板搓,手整形。毛氈主要分兩種,山羊毛氈和綿羊毛氈,兩種氈子檔次有別,山羊氈扎人,綿羊毛氈比較棉和。貧窮年代沒有褥子,晚上裸睡在羊毛氈上比較扎,但背上癢了來回擦幾下怪舒服。氈匠還會制作山羊毛氈掛綿羊毛面子的氈,這種氈看似復雜,其實制作簡單,在山羊毛撒就緒后,上面撒一層綿羊毛,就能制成掛面子的復合毛氈。

氈匠、皮匠一般不受人歡迎,因為他們走后幾天內家里到處都是毛。

還有一些人背著沙柳條走村串戶招攬活的,就是柳匠,專門編制笸籮簸箕面盂,這是精細手藝活。這些工具也是農村生活的必需品,現在依然沿用,但現在很少能見到柳匠。

桶匠僅用鋸子、推刨、鑿子等簡單工具制作馱桶,說來讓人難以置信。桶匠選擇柳木作為原料,因為柳木較輕、堅韌,每只馱桶要設計對稱的兩片桶耳,長約八十公分、厚兩三公分,兩只桶耳子上面鑿開雞蛋大小的孔,就是穿棍的部位。其他木片長約六十公分、厚一公分多、寬四公分左右,這樣的三四十片木片圍成一個橢圓型木筒,下面加上底,上面封上蓋,留一個四五公分見方的進水口,木桶外面固兩道鐵箍,整個過程不用一根釘子,也不用膠,馱桶就做成了。一副馱桶重二三十斤,能盛水一百多斤。鐵皮馱桶取代了木質馱桶后,桶匠就絕跡了。        

釘秤匠肩膀上掛著一捆秤桿,包里提著秤錘銅絲等材料和簡單的制作工具走村串戶。加工方法看似很簡單,把秤桿掛在一個架子上,依據平衡原理在秤桿上找準位置,將銅絲插入木桿一毫米左右,然后在根部割斷,留下一個小銅點,不同數量的銅點就代表不同的數字,這就是秤的準星。這種秤在市面上雖然還有,但受電子秤的沖擊,釘秤匠也幾乎消失了。

木匠和桶匠不能等同,木匠現在是更活躍了,但都是新型木匠,會利用新型裝飾材料和新工具搞裝潢。而老木匠的工具很復雜,有大鋸、中鋸、小鋸、平凈、銼、鑿子、推刨,鉆子、墨斗、五尺、三尺等。三尺很奇妙,再端的三尺看起來總是圪流的。傳統的木匠絕活就是縫隙,他們做古式半圓形窗子,中間都是復雜圖案的窗格子,細小的窗欞僅靠“犬齒”蘸膠粘合,而不用鐵釘。他們能做斗、升子、印子、犁、盆、勺子等,但無論是古老的工具還是復雜的手藝,新型木匠都不沾邊,也就是說傳統木匠近乎消失。

畫匠和油匠結合得比較緊密。過去缺乏現代工藝元素,所以簡單圖案都要畫匠隨時畫,比如在油漆物件時,首先就要畫圖案。油漆柜子時在柜面上寫上“鳳凰”等字樣,畫上“迎客松”等圖案,這種匠人叫作畫匠。隨著社會的發展,各種圖案造型得來易如反掌,所以畫匠出局了。

“織籮子!”這些挑著擔子吶喊的人就是織籮匠,擔子上掛著籮筐和籮翼子等材料和簡單的制作工具。織籮匠大多來自山西。籮子過去是生活必備工具,現在依然在使用,但織籮匠生活中幾乎見不到了。

石匠很普遍,他們用石塊修建窯洞,打制石碾石磨,打香爐刻神像,鑿刻各種石槽等。在這些石器當中,最復雜的數石磨,它的使用原理足以體現先人的勤勞和智慧。當下的石匠主要業務就是基建工程。

姜波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賀杰慧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心动女主播怎么玩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 什么充值项目最赚钱 百度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彩票中奖广西 辽宁十一选五 混合过关竞彩奖金计算 麻将打现金 北京快8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陕西11选5周三任三加奖 15选5 时时彩玩法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 秒速时时彩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 武汉麻将微信群1元1分 四川时时彩地址